A Time A Time: Hannan Airlines Special thanks to Hannan Airlines!

帮助我们的孩子

孩子的故事

 
  • 梁梓晨
  • 陈心园
  • 韩雅琳
  • 周惠茹
  • 邱思诺
  • 李永梨
  • 赵畯铧
  • 白永格
陈天佑

性别:
疾病: 脑积水
出生年月: 2017年3月
来自: 贵州省贞丰县


为脑积水娃保驾护航
09/12/2017
[ 救助更新 ]
我叫陈恩虎,我的儿子陈天佑现在已经6个月了,本应是宝贝最可爱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年龄,可是他却哭闹不止,不会翻身,小小的脑袋都是针口刀疤,来到世界上的这六个月,他的人生基本都在辗转于大大小小的医院中度过。

病危抢救

2017年4月8号下午,我的家庭从此走上绝望。这天还没有满月的天佑突然惊哭不止,怎么哄都哄不好,到晚上22点的时候开始发热状况,送到村诊所,此时体温38度,以为是感冒,于是开了点退烧的药让回去。然而到了晚上12点左右又开始发烧,直到了第二天早上仍没退烧,于是到早上六点的时候送到了县医院,医生诊断说感冒,然后就开始打吊针,到了晚上依然没有好转,体温一直持续在38到39度之间徘徊。便开始间歇性抽搐,到晚上8点的时候开始出现了吐奶,医生建议转院。我们不敢耽误连夜打车直奔贵阳(省妇幼保健院),到了贵阳妇幼保健医院已经是4月10号早上6点,急诊医生检查发现孩子的呼吸会间歇性停止,立刻进行了抢救,生死时刻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听着抢救室凌乱的脚步声,仪器声,我此时此刻只剩下躯壳,身体不停颤抖,最后终于抢救了过来并送进重症监护室。医生初步诊断为颅内出血,在随后的治疗又查出化脓性脑膜炎,真菌感染,脑积水,支气管炎,母乳性,黄疸心肌损害,中度贫血。


冰冷的ICU

于是便开始了漫长的治疗,但重症监护室每天费用不少于两千块,让本来就贫困的家庭感到了压力山大。天佑就这样每天躺在那冰冷的重症监护室里,他一定很孤独很害怕,每天最痛苦的等待就是怕听到坏消息,每天人间炼狱般地熬着。这时医生告诉我们需转院去神经外科才能处理脑积水问题,于是就这样在妇保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面治疗了45天,花费了十来万(这些钱都是到银行里面借款,还有跟亲戚朋友借的)。我们转到贵阳第二人民医院(贵州金阳脑科医院)就诊,诊断出重度脑积水,并告诉我们需要手术治疗,但孩子太小了,没做过这么小的孩子的手术。对手术没把握,让我们到北京或者到上海看看,来来回回多家医院,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也要牢牢抓住!


举债求医

于是我们回到家里面一边开始筹钱,一边打听医院,在妇幼保健医院,我们已经把借来的钱全部花完了。偶然一次机会,一个病友告诉我们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治疗脑积水的专家医院,于是我们带着借到的两万块钱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找到了鲍主任医生。鲍医生看看我们在老家做的核磁共振的片子,告诉我们诊断结果是重度脑积水,已经很严重了,需要做手术治疗。手术有两种,一种造楼,一种分流,并告诉我们各种手术风险,于是我们选择给孩子做造瘘手术,住院期间,护士长孟医生知道了我们的经济困难。让我们去申请了爱佑基金,在各位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于2017年6月19号勉强解决了这次手术费用。做完手术后,6月30号出院,让我们两个月后来上海复查。


造瘘手术失败,再度陷入绝境

从孩子生病以,。家人整天以泪洗面,尤其是妻子,整日流泪,一家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这两个月对我们来说如地狱般。然而随着复查时间的接近,心里面各种担忧,整天吃不好,睡不好。可是该来的还是要来,命运并没有眷顾我和儿子,到上海复查,鲍医生检查说积水没有少,反而增多了,这意味着造瘘手术失败了,并建议我们做腹腔分流手术。可腹腔分流,手术费用很高。从孩子生病以来,我们已经是债台高垒了,前前后后各种治疗活动检查的费用已经花去了十三四万了,现在实在无力承担后续的治疗费用。


贫困家庭急需救助

我家有六口人,我在当地县城打零,一天收入在80到100块钱元之间,妻子在家带小孩无任何收入。家里有三个孩子在上学,最大的7岁,在上小学一年级,两个孩子在上幼儿园。家里有农田两亩左右,靠种植水稻玉米为主,家庭一年收入在3万元左右,现在家里欠外债共17万多。自孩子生病以来,一直都很坚强,每次看到孩子那可爱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清纯可爱,肉嘟嘟的小脸蛋让人看了都想亲一下。整天咿呀咿呀的学,仿佛在告诉我们他很坚强。陌生的叔叔阿姨都喜欢逗逗他,一逗就笑的模样,真的很可爱,让我怎么割舍这份血肉之情!恳请社会好心人士能帮助我儿子度过难关!








救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