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ime A Time: Hannan Airlines
Special thanks to Hainan Airlines!

帮助我们的孩子

孩子的故事

 
  • 梁辰
  • 曾碧瑶
  • 尉博洋
  • 张佳旭
  • 符梓悦
  • 施依依
  • 王若彤
  • 陈家振
桂辉群

性别:
疾病: 先天性心脏病
出生年月: 2005年10月
来自: 云南省沾益县


为了那如花朵般绽放的笑容
06/30/2011
[ 救助更新 ]

桂辉群是个年仅5岁的小女孩,家住离云南省昆明市不远的一个村庄,没有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给去家访的志愿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她脸上那与年龄不符的忧郁神情......

家访篇(来自A Life A Time志愿者):

2010年11月4日,终于有机会和我姐姐一起去看了一个5岁的先心女孩桂辉群。

我们大概中午12点出发,先坐公共车到了孩子所在的县(云南省沾益县),到了县城后问了几个人怎么去村里(西平镇龙泉村),到了大家说可以坐车的地方,有个出租车司机说没有公共车到那儿,只能打车,要20块钱,感觉也不是很贵,就上了这个司机的车。之后发现这个司机其实对那一带也不是很熟悉,我们又辗转上了另一辆出租车,才算到了龙泉村。到了村公所一问那个孩子,都说是个孤儿,还说卫生所的人更清楚,然后我们又去了卫生所,卫生所的王医生(估计是所长)说是他帮忙申报的,大概情况是这样:

辉群的父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吸毒而死,几个月后母亲改嫁,从此由爷爷和奶奶抚养(爷爷和奶奶今年六十岁左右)。两个老人的身体都不好,生活很困难。奶奶没读过书,平时主要在家管辉群,农活由爷爷负责。王医生说村里的清真寺每年给辉群几百元生活费。

之后王医生带我们去学校看孩子(辉群在上学前班)。到了学校,见到一群孩子,王医生说要找辉群,马上有孩子问是不是要打针,自告奋勇去叫辉群。几分钟后一个怯生生的女孩在一群孩子的簇拥下从楼上下来,我们的女主人公终于出场了......


辉群和志愿者
给孩子们照了几张相之后,王医生带我们去辉群家看了看。一栋很旧的平房,辉群和爷爷、奶奶住其中的一套,另外两套亲戚住(包括辉群的叔叔)。我问奶奶可不可以照几张相,奶奶说当然可以,还不停地说:“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屋里光线很暗(虽然看照片很亮),墙壁很破旧,楼下是客厅和厨房,楼上是卧室。

照完相后,我和爷爷、奶奶简单地交谈了几句,让爷爷在我们的申请表上签了字。听王医生说,爷爷说等通知手术后,如果需要,他们就把牛卖了(估计是说如果钱不够就卖牛。。。)。

下午三点左右,我和姐姐回到城里。探访到此结束。

2010年11月7日,为了填写一些需要的表格,第二次来到辉群家。



手术救助篇
今年3月20日星期日,在我们在当地的志愿者的安排和帮助下,辉群和爷爷与另外一个我们资助的患儿家庭一起,坐上了去昆明的火车。当日到达昆明后,我们在昆明的志愿者以及与我们合作资助小辉群手术的天使心(Angel Heart International)志愿者热情地接待了两家人,并在次日带着他们来到昆明医院,帮助他们办好了住院手续。

术前,天使心志愿者与辉群、爷爷和另一位我们资助的患儿田坤富在昆明


3月23日, 等待已久的小辉群终于在昆明延安医院顺利地完成了手术。 3月27日,术后4天,恢复良好的辉群已能下床行走。我们的志愿者这样写到: “我今天去医院看了两个孩子。小女孩(辉群)手术已经做了,现在已经可以下床,恢复了孩子往日的蹦跳和快乐,脸色也红润了许多,总之手术很成功!男孩也即将做手术,有点紧张,但作为一个14岁的孩子,已经不错了。看了两个孩子后,心情很好,很感谢那些为两个孩子的康复默默做着奉献的人们。爱!就这样在人们中传递着,今后这两个孩子长大了也会继续传递着这份爱!”这位志愿者不久前曾经在电话里说,原来像小辉群这样需要帮助的孩子太多了,而自己能帮的又太少太少了。以前不知道就算了, 现在知道这些孩子的存在,反而让心情很糟糕。从他最近的这封饱含激动和谢意的邮件中,我们想,也许现在他的想法有所改变, 可能会觉得不只有悲哀吧。

结语
在带给最需要的人希望和爱的时候,我们自己的心中也有了更多的希望和爱,这个过程是如此地美好和神奇。为了抹去几十个、几百个,甚至更多像小辉群一样的孩子们眼中的忧郁,看到他们如花朵般绽放的灿烂笑容,我们会继续努力下去。

手术前

术后的小辉群依偎在爷爷怀里,开心地笑了

救助更新

09/28/2012:  再见小辉群

桂辉群是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几个月大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后来一直由爷爷奶奶抚养。10年回国时我去看过她。11年3月,在天使心和A Life A Time Foundation的共同帮助下,辉群在昆明成功地做了手术。辉群手术后我姐姐去看过她两次,听说身体好多了,也长高了。这次回国,一直想着要去看看她,今天终于成行。

去的时候刚下过雨,辉群家比较穷,不象有的人家那样铺了水泥地,门口和院子里满是稀泥,幸亏路上还有几块石头可以踩一踩,借着那几块石头,我和姐姐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她家门口。


 


 
听见有人来,刚放学回家不久的辉群好奇的推开门来看看


 
院子里的小黄牛, 问了奶奶以后才知道是牛, 惭愧…


 
屋里依旧很昏暗


 
住的地方还是那么简陋


 
我们进门时,辉群还在专心的写作业


 
看到我们来了,小姑娘抬起头来让我们照相

我问辉群还记不记得李叔叔(天使心的李博士),小姑娘马上点了点头。奶奶说辉群前天还提起帮助过她的叔叔阿姨们,他们也经常告诉她长大后要报答帮助过她的人,并一再对我们说一些感谢的话。我对辉群说: “好好读书,长大了去美国看李叔叔,好不好?” 小姑娘使劲地点点头。


 
辉群刚上一年级,正在学拼音,字写得很工整

奶奶说辉群现在身体好多了,不容易生病了,偶尔生病吃吃药就好了,不过两个老人身体不太好,他们有些担心将来他们走了以后没有人管孩子,但是也没有办法,以后的事情只能交给神了(他们是回族,信奉伊斯兰教)。


 
辉群的右眼下面有一块黑痔一样的东西,奶奶说孩子哭的时候会鼓得很大,象豆子一样,而且好象越来越大,奶奶比较担心,我让他们带孩子到县里的医院检查一下,如果需要治疗再联系我们。
 
因为送我们来的朋友还在县城里等着,匆匆聊了一会儿便告辞了。朴实的奶奶把我们送出来,坚持帮我们付了打车的钱,还一再感谢我们还惦记他们。

回县城的路上,开车的大姐一直在说辉群太可怜,虽然还住在同一个村子里,妈妈却对辉群不闻不问,即使在街上碰到了也不理不睬。想起奶奶对未来的担心和辉群有些忧郁的眼神,心里突然有一种想收养她的冲动。那么漂亮乖巧的孩子,从未享受过父母的疼爱。可怜的辉群,我们帮助你治愈了身体上的缺陷,如何才能帮你彻底抹去眼里忧郁?

临走之前,终于照到了两张辉群微笑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