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ime A Time: Hannan Airlines
Special thanks to Hainan Airlines!

帮助我们的孩子

孩子的故事

 
  • 许鸿博
  • 梁辰
  • 曾碧瑶
  • 尉博洋
  • 张佳旭
  • 陈家振
  • 韦博
  • 于小然
伍林钠

性别:
疾病: 先天性巨大痣
出生年月: 2003年2月
来自: 四川省德昌县


先天性兽皮痣
04/19/2010
[ 救助更新 ]

2010-3-29:

55岁的妈妈,不满7岁的病残女儿,深沉的母爱托起的是一个弃婴的生命与全部希望:
  
  女儿,再苦再难妈妈也要培育你成人!
  
  55岁的汪术春是德昌县德州南坛村11组的普通农妇,她与老实本分的丈夫伍继兵靠耕种家中的一亩四分地、打些小零工,维持生计,抚养一双儿子长大成人。如今,两个儿子都长大成家了,汪术春却又有了一个不满7岁的女儿!事情,还得从七年前说起——
  拾婴
  2003年8月,汪术春一家搬入了新落成的位于德昌县火车站旁的新居,尽管修建新房欠了很多债,但一家人还是挺高兴的,毕竟告别了破旧的老屋搬入了新居。为尽可能增加家中的收入,汪术春与丈夫决定,把靠近铁路的几间房子租给了进行成昆线路电气化改造的民工。一天傍晚,房后的铁路坎下,传来了阵阵啼哭声,“就像猫在叫样的,越叫越大声”汪术春说。“但仔细一听,又不像是猫叫。当时丈夫和孩子都在外做活,就我一个人在家,我有点怕,就喊了个刚下工回来的民工和我绕到房后,天啦,不晓得是哪个丢弃的一个婴儿!哭得好可怜哦!”汪术春立即打电话给在城里做活儿的小儿子,让他去镇政府的办公室里报了案。“办公室值班工作人员要求按程序报告这个事,可是,我们不懂,而且当时又下班了!”
  入夜,那弃婴的啼哭声愈发的凄惨,扰得租房住的民工难以入睡,一位民工便对汪术春说,主人家,你去把那娃儿抱回来,哭得可怜得很,明天再抱到派出所嘛。汪术春也觉得很可怜,于是和丈夫一起去把婴儿抱回了家。
  喝了些白糖水后,婴儿停止了啼哭,竟在汪术春的怀里安然睡去,汪术春和丈夫解开紧裹婴儿的裙,准备给孩子清洗后放睡,“这一解,着实把我两口子吓惨了!”汪术春说,“原来是个女婴,她的腹部到腿部都是漆黑的,摸倒硬得很,像是被烧伤后结的痂。下体处长了个瘤状的东西,还在隐隐的渗血。”这也许是孩子被弃的原因,汪术春竟然流下了眼泪,好可怜的孩子!汪术春还看到,在孩子的线帽子沿上夹着张红纸条,取下来展开,写着几个字:孩子生于2003年8月12 日。
  送婴
  经过一个不眠之夜后,一大早,汪术春便与丈夫把孩子抱到了镇政府,工作人员看了孩子后也给吓了一跳,让他们把孩子抱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作了登记后要求夫妻俩把孩子抱到民政局。民政局的同志热情接待了夫妻俩,但对收容这个弃婴却表示没有办法。无奈之下,汪术春只好又把孩子带回了家。
  “当时想的就是看看有没有哪个没孩子的家庭收养这个娃儿,所以,又带回家了。”汪术春说。汪术春捡到一个女婴的消息,在村里不胫而走,于是,村里的人都上门来看。同村一对夫妇,没有生育,多年来想收养一个孩子,找到汪术春谈了想法,汪术春很高兴,“想倒总算给她找了一个归宿了,可是,当看到娃娃身上的病时,他们不愿收养了,还留下一句话说‘这种娃娃咋个养得活哦!’”
  接下来,每次来看婴儿的人,说及收养都会因为孩子身上的病而放弃。“说来也怪,有人来看她、抱她的时候,这娃儿会大哭不止,送还我怀里后却又不哭不闹了。”汪术春说。孩子送不出去,让当时年近五旬汪术春夫妇十分为难,两个孩子都成家了,难不成还要再养一回孩子?孩子成家分家后,老两口留下的地就只有四分了,而且丈夫伍继兵的双老都还健在需要赡养,再养一个病婴儿,对夫妇俩的压力可想而知。“好几次,都把她抱到路口-----,她甜甜的对倒我笑,咋个会忍得心哦,好歹是条生命!”——也曾想过再把孩子送出去,但夫妻俩还是决定承担起抚养孩子的责任,留下了孩子,给孩子取名伍林纳。
  求医
  “当时作出了决定后,我们就想一定要把她当作来亲生的孩子养,再苦再难也要把她拉扯大。”汪术春说。为了确保家里能有一份固定的收入,给孩子买些奶粉和营养品,老两口东拼西凑从别人手里转手了一台客运三轮车,近五十岁的伍继兵跑起了三轮客运。
  孩子的病时常会发,半夜三更,孩子会莫明其妙的大哭,开始汪术春不明白是咋回事,只是起来抱孩子逛。次数多了,才发现每次哭的时候她身体上黑的类似角质化的皮肤会变得暗红,下体会渗血,可能是疼痛所致。“那段时间,老伍白天要到县城跑车挣钱,晚上又休息不好,身体越来越差。但每次老伍都说,‘你把娃儿带好,我撑得住。’”丈夫的话让汪术春既难过又欣慰。
  随着小林纳一天天长大,她身体下腹部、臀部的皮肤病变有上下扩散的趋势,且臀部长出了两个角质化的肿块。尽管女儿的疼痛不像以前频繁,但每次给女儿洗澡,都让汪术春揪心的疼:孩子的病不能再耽搁了。于是,从小林纳刚刚能下地走,汪术春就带着她四处求医,小医院不行,就到大医院去,从2006年到现在连汪术春自已也记不得究竟带孩子去了多少趟州一医院、成都华西等大医院。然而检查治疗结果却不甚理想,用医生的话来说,就是查找不出病因。“2008年6 月,我揣了4000块钱带纳纳到成都,诊断、检查、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后钱就花光了。还是靠好心人的帮助,才回到家的。”汪术春说,“那10多天在成都,我没吃过一顿饭,饿了啃个馒头了事,就想省点钱给娃娃看病。”事后,有人给汪术春出主意,不如用孩子去乞讨点钱来医治她,老两口断然拒绝了这一“建议”。 “现在,纳纳喊痛的时候,我就带她去镇上医院开点止痛的药,没办法,只有等再凑些钱了,才带她去成都作深入的诊治。”汪术春话语里透出无奈。
  上学
  转眼,近7年了,伍林纳也长高了,她很懂事,常常帮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她不爱和小伙伴一起玩,妈妈忙的时候,她就凑在身边看能不能帮上手。“纳纳很生我,很少出去耍。”汪术春说。按相关法律的规定,有两个儿子的汪术春夫妇是不能再收养孩子的,给小林纳上户口的事儿也一直是夫妇俩最担心的问题。“从五岁起,我就在跑纳纳户口的事,但因为条件不符,始终上不了。看倒就要读书了,没户口肯定是报不了名的。”汪术春为给小林纳上户口跑镇上、跑派出所、跑民政局----“还是好人多,后来,纳绸纳的事得到了计生局、民政局、公安局的领导重视,在这些单位领导的帮助下,纳纳的户口才得以落实。”汪术春一脸感激。“去年9月,纳纳该读书了,民政局的肖局长出面为纳纳联系好了德昌一小,还给她交了保险费、作业本费。在学校里,老师也特别照顾她。”
  “伍林纳很听话,学习也很努力,就是有点孤僻,不爱说话而且很少跟同学一块儿玩。”德昌一小一年五班班主任谢老师说。“但成绩不错,第一学期期末的成绩是双优呢。”
  愿望
  孩子的病情是汪术春最担心的,怕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52岁的伍继兵身体也大不如前,而且长时间开三轮车,伍继兵落下了颈椎病,腰椎病。医孩子的病这笔钱应该是不小的数目,因为以前多次的诊治也没有查出病因,所以该怎么医,要多少钱,都不确定,想到这些,汪术春非常焦急。
  “希望能有好心人能帮助我的女儿,特别是那些有技术的医生能帮忙诊断一下,纳纳的病到底能治好不——,希望纳纳能像正常的孩子那样,健康快乐的长大!”汪术春眼睛红了,泪珠在眼眶里转——“我和老伍下了决心,再苦再难,也要把纳纳养大成人。”
  “我长大了要好好学习,读好书有本事了,好好的供我的爸爸妈妈。”这是与小林纳熟悉后,问她长大后要做什么时,她的回答。也许,这是这个不幸的小女孩内心深处最真切、最纯朴的愿望,但它令人心酸落泪!
  记者手记:写成此稿当天,正是2010年的3月8日——“三·八妇女节”。伍林纳刚出生便因病被亲生父母所遗弃,遭遇令人痛心!我们也许可以找到理由为她的亲生父母开脱,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55岁的农妇汪术春却给予了这可怜的孩子最深沉母爱,贫病不弃!伟大的母爱永远是世间之大善、人间大爱,是永远值得颂扬的!也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都健康幸福、一生平安!
    
  
  作者通联:四川省德昌县卫生局(邮编:615500) 肖 刚。
  联系电话:13989268658,0834—3589295。

http://bbs.yaolan.com/thread_51448191.aspx

救助更新

10/12/2010:  林钠的报销估计是报不了

onionoffice

跟肖刚联系了,他说林钠的报销估计是报不了了,一是他帮忙问了当地新农合的领导,人家说几乎全县的人都知道林钠是靠大家的帮助才做上手术的,个人没花多少钱,二是已经过了三个月了!

刚和小蒋又联系了一下,没想到小蒋已经将病历都复印好了,唉,真是麻烦他了!

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还是有一些小小遗憾吧!其实只要孩子好就行,呵呵,再次感谢各位妈妈对林钠的帮助!

另外,有没有祛除疤痕的药方呢?还得麻烦妈妈们给推荐一下,多谢了

10/11/2010:  林钠近况

onionoffice

不好意思,今天才看到俊博妈的留言,这两天抽空我和小蒋联系一下!
另外,林钠的伤口基本好了,就是创面太大,有些地方疤痕发硬,9月初给林钠寄了完美芦荟胶,希望对软化伤口又所帮助。
林钠由于来北京做手术,所以回家后办理了休学,现在在一年级读书。我在9月中旬收到了林钠妈寄给我的三大包花胶,其中一包是给我的,另外两包分别给莲花大 姐和珊瑚,同时寄来的还有林钠写给我们的信。林钠妈说花椒是当地的土特产,寄给我们,表达她的一份心意。这份感恩的心很难得,让人钦佩

刚给林钠妈打了电话,问了问林钠最近的情况。
林钠妈说伤口的化脓已经好了,就是植皮的边缘疤痕很大,手术中打孔的小洞长得也不好,我记得芦荟胶对软化疤痕有帮助,但对去疤没什么效果!
不知哪位妈妈有去疤痕的良方,能否指点一二呢?

另外,做完手术后,林钠的胃口一直不好,吃东西没食欲,当地的内科大夫说术后林钠趴着睡觉睡了好长时间,估计是把胃给压坏了,我跟林钠妈说让她抽空带林钠去看看内科,听听大夫的意见,该给孩子调理一下,胃这东西得慢慢养
07/19/2010:  林钠药钱

onionoffice

周六去空总帮林钠买药了。
由于疤克灵是住院病人才能给用得药,医院不给开,所以只买到复春散(3盒)、丝白祛斑软膏(7盒)和积雪苷霜软膏(7盒)。共计花费1326.71,林钠 妈共给我汇了1500元。买药期间和林钠妈电话沟通的时候,她说如果买药的钱有富余,就让我捐给林钠的小病友——3岁烧伤小女孩杨建勋,为林钠妈感动!
这次去空总还拿到了林钠住院的花销明细单、出院通知单以及电子版的发票(我已打印了一份),将会随药一起寄给她们。

从发票和明细上看,林钠这次共花费27245.8元。再次感谢大家对孩子的帮助

06/26/2010:  药已寄出

珊瑚2010 2010-6-26

昨天下午药已寄出,走的快递。问了医生,医生说她的情况可以做个小手术,把包切开,县城做没问题的。医生还说要继续用药和紧身衣,坚持一年。已经电话里跟林钠妈说了。买药花了630元
06/25/2010:  伤口情况更新

Onionoffice  2010-6-25

昨天傍晚接到林钠妈打来的电话,询问药的事情。我跟她说这两种药在北京的药店没有买的,今天珊瑚去空总,到时会帮忙再问问,希望能够买到吧。又问了问林钠的情况,她说林钠后背的包硬梆梆的,化脓也越来越厉害了。县医院的大夫建议让再打几天点滴消炎,如果情况不好,他们建议到时再给林钠做个小手术把背部的小包给去掉。我建议她赶紧带孩子去县医院打点滴,先消炎看看,别再耽误了。后来又和珊瑚联系了,对于林钠的情况,她今天去空总也会在咨询一下大夫。对于医学我实在是不懂,看了好几遍肖钢拍的照片,也没有找到林钠妈说的那个硬包和化脓的地方,记得当时出院时,林钠尾椎那个地方长得不好,突出一块,不知林钠妈说的是不是这个。
希望珊瑚去空总能够带来好消息
06/21/2010:  伤口情况

Onionoffice  2010-6-21

刚给林钠妈打电话问了林钠的情况。孩子后腰部位植皮的衔接处有一块化脓了,已在当地打了三天点滴。除了这一块之外,还有就是会阴部位的伤口还没有长好,不能坐很长时间,不能下蹲,其实从北京走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当时医院说回家后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恢复才能好!除了这些,林钠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不发烧的,依旧活泼。药的情况也问了一下,共有两种药,一种是复春散2号,吉林通化出的,另一种是兹白(音大概是这个)祛斑软膏。都基本上用完了。另外,关于林钠学习的事情,由于耽误了两个月,回家后也需要在家养伤康复,所以学校让林纳休学了,9月份重新读一年级

06/10/2010:  到家了

Onionoffice  2010-6-10

刚给林钠妈打电话了,她们今天上午六点到家了!
一路上还挺顺利的,她们到成都后先是在林钠姑姑那里待了两天,然后再回自己的家的。
在路上林钠的伤口长了两个小包,林钠妈给按摩了一下,就好了。
我嘱咐林钠妈让她按照医院的手法一定要坚持给孩子按摩,她说让我放心,她一定好好照顾林钠,并再次跟我说着感谢的话!
希望林钠在妈妈的护理下能够早日完全康复

06/07/2010:  去动物园玩

Onionoffice  2010-6-7

周六去空总看林钠了,给她买了一些糖果和零食,顺便把前前那边剩余的钱给了林钠妈,让她们留着在路上用。孩子之前做手术的时候,我曾经答应过她,说空总离动物园很近的,等她术后康复回家的时候带她去动物园玩。所以这次林钠见到我后是异常的高兴啊!
我们大约十一点半从空总出发,先是去医院帮边的饭馆吃了饭,然后坐公交车到了动物园。
在动物园里,林钠最感兴趣的小动物是小猴子、大熊还有老虎、狮子,害怕蛇等爬行动物。反倒是林钠妈对各种动物都很感兴趣,呵呵!
我们在动物园玩了三个小时之后,又坐公交车回到了医院。和林钠她们相处了两个月,到了正正分别的时候,真是有些依依不舍,离开医院的时候,林钠和妈妈送我到电梯门口,一个劲地说着谢谢。林钠会阴部位的伤口还有些化脓,这也是我最担心的问题,我嘱咐林钠妈让她回家后一定要护理好孩子的伤口!周日珊瑚送林钠母女去得西站,她们将于今天下午6点左右到达成都,到成都后将会在林钠姑姑那里待一天,周三左右回家
06/02/2010:  费用更新

Onionoffice  2010-6-2

关于林钠住院费的问题,我昨天查了,迄今为止共花费23677大家捐到儿慈会那边(包括昭妈的那200、申请到的爱孕基金、osccf救助款等在内)大约23000左右。林钠这周还要做康复,所以最后的花费肯定会超出这个钱。和对丝联系了,林钠费用超出的部分会有天使妈妈基金补齐,所以住院费方面大家不用担心,出院时,烧伤中心会和基金会去结账的。
再次感谢妈妈们对林钠的关心和帮助,谢谢大家了
06/01/2010:  林钠要出院了

Onionoffice  2010-6-1

上午接到林钠妈的电话,说徐医生同意她们出院了,她让我帮她们买这周日到成都的火车票,我下班后正好路过单位附近的订票处,到时帮他们去看看。如果买到票,她们周日就能出院回家了。医院方面在出院时会给孩子带药的,回家后也需要坚持涂药。
前前那边剩余的钱,周六我去空总时带给林钠妈,让她们留着在路上用吧!

周六去看林纳时给她拍的照片,下地活动后,她是一刻也不闲着啊,也惦记着回家赶紧上学呢


05/31/2010:  手术后康复

Onionoffice  2010-5-31

周六又去空总了,到空总时林钠没在病房,病友说她们去做康复了,于是我就直接去了康复室。林钠躺在康复室里最靠窗的床上,她妈妈正在给她涂去除斑痕和止痒的中药膏。林钠的情况比我上周看的要好很多,她现在可以下地活动了,由于臀部左侧的伤口较深牵连到左腿,所以孩子走路时左腿有些疼,看上去有点瘸,这个也需要慢慢康复。
林钠妈着急回家,我帮她问了康复室的大夫,大夫说林钠的皮肤还有痒,所以还应该做一周的康复,让我劝林钠妈不要着急。在这一周的康复里,大夫也会教林钠妈一些按摩的手法,等到出院时再给孩子带些药,回家后也得坚持抹。但具体出院的时间还得听林钠的主治大夫

05/24/2010:  看了林钠
来自onionoffice:

周六照例去空总看了林钠。

快十一点到的病房,推门进去,只有林钠一个人趴在病床上看电视,精神很好,依旧爱笑。我问她妈妈去哪了,她说妈妈眼睛红了里面有血,可能去看医生了。我陪林纳待了快一个小时,林钠妈进来了,原来她的右眼疼,看上去红了一片,所以去看医生了,我问她结果如何,她说,医生让她别揉眼睛,也没开药,休息几天就好了,但愿没事吧!

林钠已经拆线了,后背取皮和臀部以上植皮的地方长得都还不错,就是左大腿内侧原来增生的地方由于伤口较大,愈合得不是很好,有些化脓,林钠妈时不时的会涂一些碘伏,希望能够向医生说得那样,尽快能够恢复吧!

去护士站问了一下,林钠出院的事情,医生说林钠伤口长好后,还得做康复呢,所以要出院也要等到六月份了,让我别着急,其实并不是我着急,而是林钠妈和林钠想家了,想赶紧好了尽早回家。费用的问题我也问了,到目前为止,共花费一万九千多,我们一共为林钠筹集了两万三左右,我大致算了一下,应该是够用的。

上次看林钠的时候,她跟我说很想吃西瓜,所以这次去的时候,给林钠买了半个西瓜。没想到杨建勋小朋友也很爱吃西瓜,所以她们就分着吃了,呵呵!

另外,拍了林钠术后去皮和植皮的照片,但今天忘记把照相机带到办公室了,等明后天我再补传!
05/18/2010:  给林钠妈打电话
来自onionoffice:

刚给林钠妈打电话了。林钠已于今天上午拆线了,一切顺利。林钠妈说孩子后背和臀部长得都还不错,就是会阴部位,伤口有些大,长得不好。不过拆线后还有一段康复期,让伤口再长长吧。

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听到林钠说话的声音,就问了问,林钠妈说,林钠在嚷嚷着要吃饭呢,可大夫说打麻药了,要下午四点以后才能进食,所以就只能先饿着了。
05/14/2010:  去看了林钠

莲花173:

刚刚去看了林钠回来,小家伙浑身包裹着趴在床上,但精神状态很好,看到我始终在笑,正好曹主任带着好多医生查房,小徐医生说林钠伤口长得很好,没有异味,下周二就可以拆线了。

问了林钠妈妈手术后这几天的情况,林钠妈妈说:林钠这几天吃的很少,并且直到昨天才接了大便。我想,小家伙从手术后一直趴着,估计食欲不会太好,因此也就影响了正常的排便,等拆线后再补补吧。



05/10/2010:  周六去看林钠了
来自onionoffice:

周六和老公一起去看林钠了。

我们大约十点半左右到的,一进病房就看见林钠趴在床上,输着液,后背一直到臀部也都被纱布紧紧的包着。

林钠的精神状态不多,看到我们,她可高兴了。就是食欲还不太好,我给她买的冰激凌,她吃了两、三口就不吃了。

林钠妈给我看了爱心妈妈寄给她的三个包裹,有两包衣服,一包书。

负责林钠病情的徐大夫不在,我找到值班的危大夫,他给我大致说了一下林钠的情况。

危大夫说他全程参与了林钠的手术,整台手术去掉了林钠背后及会阴部位的那些大面积的硬状角质,同时从孩子后背上部取皮,进行了移植。另外的那些腰腹部、大腿部的黑色素沉淀的皮肤,由于面积太大,是没法做的。总体来说手术是很成功。目前植皮的部位没有异味。危大夫还说,术后最关键的还是会阴部位的护理,由于环境潮湿,这部分不容易长好,所以需要家长的细心照顾,今后也尽量要保持干燥、干净才好。如果皮肤长得好,就不用做第二次手术了。关于住院的时间,危大夫说像林钠这种情况,是在术后7-14天,打开植皮后的纱布,然后还需要做一周的康复,照这样算一来,林钠术后应至少住院三周。

我去的时候忘带照相机了,所以就没给林钠拍照片。
05/07/2010:  今天的情况

来自onionoffice:

刚给林钠妈打了电话,问了问孩子今天的情况。
林钠妈说护士刚给林钠大腿的伤口换了药,孩子今天精神好多了,现在就是食欲不好,不想吃东西。术后一直趴着,所以脸部、眼睛都有些肿。她说她看到林钠的伤口了,那些大面积的痣都已经清除,所以她觉得不用再做第二次手术了。我明天去医院的时候,如果有大夫在,我帮她问问吧,听听医生咋说。

05/04/2010:  第一次手术成功

来自onionoffice:

刚接到林钠妈电话,伍林钠正在手术,有些突然,所以赶紧问了一下情况,只听到林钠妈说这次手术是去除大面积的那些痣,剩余的小一些的还需要做第二次手术。具体情况我回头再问问吧!

下午快三点时,接到林钠妈打来的电话,她说林钠已回到病房,麻药还没有过去,孩子仍在睡觉。她说这次手术去除了孩子身上那几处比较大的痣,并从孩子背部取了皮进行了植皮,她很满意手术的结果。林钠是上午九点半左右进手术室的,大约下午两点半才出来。算算时间还是挺长的。我跟林钠妈说,让她一定要注意孩子术后的护理,有问题多和医生护士沟通。

05/01/2010:  去空总看了林纳
来自莲花173:

昨天下午去空总看了林纳,去之前问了onionoffice林纳爱吃什么,她说林纳爱吃肉。正好家里酱了肘子和猪蹄,就给带了去,还给利利带了一份(考虑到利利在京治病,孩子父母吃饭老是凑合)。
  找了林纳的主管大夫小徐医生了解了一下情况:林纳从住院开始就在做各种检查,昨天验了血,接下来还要做心电图等,等所有相关的检查做完了,下周就可安排手术了。最近空总的大夫比较忙,从玉树接来四个孩子(我见到了),又赶上过节,所以要到4号上班后才能安排具体的手术时间。
  林纳从情绪上很不错,我带了书,她拿出张阿姨送的书包和笔就在书上写起来,又拉着我去康复中心玩玩具。小徐医生要给她照相,要留下对比术前术后资料,她哭着就是不照,我们哄了半天,没办法,最后也没照成。
04/21/2010:  可以手术
来自onionoffice:

空总的曹主任当面看了林钠的情况,说,这种病就是属于整形外科的,跟皮肤科没啥关系。做手术切掉痣的同时会在林钠后背的上面部分取皮,进行植皮。
至于做完手术后兽皮痣还是否会长,协和皮肤科的刘大夫说他说不好,可能长,也可能不长,空总这边曹主任没有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