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ime A Time: Hannan Airlines
Special thanks to Hainan Airlines!

帮助我们的孩子

孩子的故事

 
  • 许鸿博
  • 梁辰
  • 曾碧瑶
  • 尉博洋
  • 张佳旭
  • 陈家振
  • 韦博
  • 于小然
唐维松

性别:
疾病: 烧烫伤
出生年月: 2006年9月
来自: 四川省南充市


乞讨的烧烫伤孩子
12/16/2009
[ 救助更新 ]
孩子母亲是有把孩子拿来当摇钱树的动机,他们当初来乞讨的时候,宝贝回家、华西媒体还有蓉城等志愿者都跟进过,都因孩子母亲的原因没有救助成功。这次孩子母亲又带孩子出来乞讨贴补家用,被我正巧在华西医院门口撞见,据她说已经出来10多天了,这么冷的冬天,孩子穿的很脏很少,好可怜!!我和她又交涉几番,她口口声声说的坚决愿意治疗,我说那你要出钱!她口头答应了8000元,并说乡政府是说过给40%。现在是,我们希望做好工作,让孩子的救助顺利进行,也要防范其母亲出其不意的行动,以免以后在实际治疗中给爱心妈妈和医疗机构带来麻烦!所以明天我还要去做下具体工作的。孩子母亲再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就算治疗以后她再带孩子乞讨,孩子不会在夏天流脓了。。。会有个比较光明的明天。

http://bbs.yaolan.com/thread_51401507.aspx

宝贝回家志愿者了解的情况:

2009年8月15日

      我们到华西寻找这个孩子,当天见到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把头发剪短了,看起来和上面的图片不太一样,但是眼睛大大的,很聪明,不太会说话。
      一个自称是孩子妈妈的妇女带着孩子,通过与她的沟通,得知他们是南充嘉陵区大同乡的人名叫冯玉兰  ,现在孩子不到3岁,叫唐维松   ,是她的第三个孩子,前面还有一个儿子、女儿。这个孩子是被二女儿烧伤,据说是玩火烧到蚊帐导致的,孩子肚子特别大,她妈妈说是孩子什么都吃,所以肚子才这么大的,伤到以后当地的政府部门没有管他们,她曾经带着孩子去北京,但是被遣送回来了,之后就一直在成都乞讨,遇到农作物收割的时候就回家,忙完农活后又回来。她一直都说孩子是自己的,志愿者问她为什么去北京上访,她说是因为当地政府不管她,孩子伤到以后没有人管!她丈夫有病,身体不好,她自己又是一个残疾证,上面写的是视力问题,不过她看起来很正常。冯玉兰表示希望有好心的人可以帮助她的孩子,他们暂时住在华西医院里面的厕所里,因为有一个老乡在里面打扫卫生,没有赶他们出去。她还向志愿者提供了几个电话号码,说是当地的村干部的联系方式。
     后来志愿者借给孩子买东西的机会,向附近的商家询问了一下,有商家表示曾经有媒体报道过此事,而且她老公也来到了成都,瘦瘦小小的,看起来不大精神,在华西有一次遇到警察过来带走一个弃婴,他们也把孩子交给警察带走,后来又跑去要了回来,继续带着孩子乞讨。
     这个孩子不认生,志愿者到了以后,他很乖的走到身边,用手摸别人,爱笑,给他水,他就喝了,后来志愿者把水给了他妈妈,她妈妈给她倒水,他却推开了,当时我们就怀疑不是亲生的,不然孩子不会这个反应。后来我们继续和孩子的妈妈沟通,提出给孩子照相,孩子母亲非常配合,周末围观的人们也纷纷给孩子钱,路过的小摊贩还拿出自己卖的东西给孩子吃。孩子这个时候很依赖自己的妈妈。     
      这个孩子出来乞讨肯定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当志愿者寒子把一张五十的人民币放到他们的篮子里面时,孩子马上从妈妈身上起来拿钱放到妈妈身上,接着又把篮子里面的五元的钞票取出来给妈妈,一般情况下不到三岁的孩子,识别人民币的能力应该不是很强(我记得我小时候就只知道是钱,不知道多少钱是多的,多少钱是少的)
      由于当时不能确认是不是亲生的,而且对方提供了一些相关的证明文件,因此并没有报警,选择拍照,现在把当时的一些图片贴出来,大家看看,如果有南充的志愿者,希望可以核实一下,如果是亲的,我们可以帮助这孩子,如果是非亲生的,那么我们再次寻找并报警解救孩子。

2009年8月18日

     今天下午志愿者已经和当地政府取得联系,证实孩子的确是冯玉兰亲生的,2008年5月烫伤,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方式筹集款项,还有民政部门一起,大概花了4 -5 万元为孩子进行了第一次手术,后来由于与冯玉兰的无法达成一致,当地政府与冯玉兰才签了一个协议(见上图)。
      志愿者的获知现在当地政府已经准备今天晚上把冯玉兰母子接回去,在川北医学院继续接受治疗,但是需要社会各界筹集款项,当地政府今天晚上到华西后会和成都志愿者联系,对孩子的情况进行沟通

2009年8月19日

      华西医院门口的烧伤儿童在有了最新情况,通过新闻现场的记者和志愿者与大同乡政府进行沟通后,大体情况如下;
      冯玉兰系南充嘉陵区大同乡三村十一社村民,烧伤孩子名叫唐维松,是冯玉兰的第三个孩子,前面还有一儿一女。
      2008年5月,小儿子因无人看管,与二女儿在家中玩火导致烧伤,烧伤后当地政府召集进行捐款,通过募集资金和民政帮助及其他方式给孩子进行了第一次手术,乡政府筹集及募款款项大概在4-5万,冯玉兰向他人借款2万左右,其中有一万多元由大同乡的村干部帮冯玉兰写了一个借条给对方。第一次治疗后,农村医疗保险报销款约1.5万左右,乡政府以现金形式交给了冯玉兰,同时乡政府为冯玉兰加申请了低保和困难补助。  
      烫伤孩子需要进行多次手术,而大同乡属于贫困县,政府无力再帮助冯玉兰进行孩子的第二次手术,
     冯玉兰到带着孩子在北京乞讨上访,希望能够由政府承担孩子所有的治疗费用。由于孩子属于自己烧伤,相关部门与大同乡政府联系后派人将他们母子送回,冯玉兰不服,带着唐维松多次到成都乞讨,并在省政府上访,均被乡政府接回。
      因冯玉兰多次上访,影响地方政绩,乡政府只好在2009年6月30日与冯玉兰签订了一份《冯玉兰自愿息访协议》,协议中表示政府将承担第二次手术费用的40%,并帮助其联系医院,但护理费等由冯玉兰自行解决,另外手术费的60%冯玉兰自行承担。
      由于未得到想要的结果,冯玉兰仍然采用带着孩子采用乞讨的方式流浪在成都。经志愿者发现并与大同乡政府联系后,2009年8月19日,大同乡政府到华西医院门诊部将冯玉兰母子接走,同时宝贝回家志愿者与成都全接触记者一起与大同乡政府工作人员及冯玉兰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
     目前,政府表示把孩子接回去准备在川北医学院进行第二次治疗,手术费用政府承担40%,另外60%冯玉兰自行承担。但是冯玉兰本人不愿意回到家里,因为回家以后的收入没有在外面乞讨可观,大同乡表示冯玉兰她出来乞讨的钱,家里卖猪有一万多元,以及之前报销的一万多治疗保险都在冯玉兰手中。  
      冯玉兰带着与乡政府签订的息访协议和自己的残疾人证件一直在外乞讨,并未及时带孩子到医院进行检查,问其原因时,她强调自己无钱给孩子治疗,希望政府及其他福利单位可以给予帮助,帮助其解决孩子所有的治疗费用。
      烧伤儿唐维松右手无法分开,已经严重变形,仅进行两次手术无法完全康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将面临好几次手术,冯玉兰母子虽然回到了南充,但是后续的情况还需要继续跟进。身为母亲的冯玉兰在超生的情况下生下了唐维松,现在孩子烫伤成了这个样子,政府无力承担全部费用,冯玉兰声称无钱也未及时给孩子治疗,可怜的孩子难道就要一辈子带着残缺生活,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手术将越来越难,这个漂亮的孩子将永远带着残缺生活。

2009年8月25日更新

     从松松母子被接回南充大同乡已经有6天了,在20日南门志愿者唯一接到冯玉兰电话,说是大同乡政府的人带她到宾馆后就没有管她了,让她一个人留下那里,也没有说下一步的安排怎么样,于是当天下午我们和大同乡联系,乡镇府说村上已经来人将冯玉兰母子接回去了,他们家里没有电话,她暂时联系不到我们,只有出来才可以打电话。我们留下口讯,请大同乡转告冯玉兰,务必和我们取得联系。
      昨天下午6点半的新闻现场中,四川卫视2 、 4 频道都对松松的事情进行了报道,我们也通知了大同乡政府,请他们关注新闻报道,同时再次强调请冯玉兰和志愿者联系。大同乡政府说他们当天刚好去了冯玉兰家里,与冯玉兰进行了沟通,他们表示冯玉兰自己愿意拿出2万元钱,对松松进行治疗,乡政府承担40%的费用,也提到这段时间农忙,等忙完了就带孩子去医院检查。
     目前志愿者继续在跟进这件事情,有最新消息会第一时间在帖子中更新。不管冯玉兰是否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松松的病情虽然不致命,但是却严重的影响他后半生的幸福生活,如果不进行手术,松松连一只健全的手都没有,救助小松松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
     农忙后松松的母亲将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我们等待医院出具手术方案及费用情况,我们期待这个日子快点到来,希望小松松能早日恢复正常,同时我们也希望所有好心人都来关注这个孩子,关注这个有着清澈大眼睛的伤疤宝宝。希望在不久的一天,松松走在路上不再被人们用好奇的眼光注视!!

2009年8月30日更新

      今天南充义工一行三人去了冯玉兰的家里,了解他们家里的基本情况。冯玉兰的公公和爸爸都在家里,两个孩子也在,老公在田里打麦子,没有回家。义工走访了冯玉兰的邻居,了解到冯玉兰在村里口碑不好,大家都觉得她很懒惰,没有好好的照顾家里,义工在冯玉兰的家里看到到处都是灰尘,屋子里面充斥着长期不打扫的味道,家里环境非常不好。
     8月25日大同乡政府的工作人员曾与冯玉兰沟通,当时冯玉兰表示愿意拿出2万元给孩子治病,据同村村民讲冯玉兰之前曾透露乞讨得到了3万多元,但是冯玉兰称自己乞讨和家里农作物收入全部只有1.2万元。大同乡作为贫困乡,地方偏僻,从镇上到冯玉兰家中有半小时摩的才到,而且路非常烂又陡,去大同乡的车子只有一趟车:早上10点过去的,中午1点又开回来,如果错过1点回来的车,就只有在当地走不了。
     在唐维松第一次烧伤时,南充市中心医院的专家进行了会诊,通过表示唐维松属于万分之一的疤痕体质,不容易康复,而且手臂严重烧伤变形,里面的血管等都发生变化,即使第二次手术仍然无法恢复到未烧伤前,也就是说不管如何治疗,这个孩子都将面临成为残疾人的残酷现实。
     南充市中心医院可以为松松治疗,目前冯玉兰没有带松松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主动与成都的志愿者们联系。冯玉兰曾在北京某报社请求帮助,报社记者联系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针对松松的病情,向民政局要求解决唐维松第二次收费费用中的一部分,但因客观条件限制,未能取得款项。
      我们联系了南充义工一起帮助松松,他们也很关注着这个孩子的进展,但目前的救助仍然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法,松松的救助开展起来非常困难,监护人的不配合,当地政府的经济条件实在无能为力。希望大家都来想办法,群策群力,帮助这个可怜孩子,母亲虽然有错,但是孩子很无辜呀!

9月15日更新

      昨天收到志愿者嘟嘟车与北京天使妈妈联系的结果,国际儿童烧烫伤整形康复中心的曹主任看过松松的资料后表示不大严重的左手可以先放放,严重的那只手要抓紧做治疗,耽误的时间越长,孩子的手变形越厉害,给以后的手术增加难度!孩子身上的疤痕可以和手部手术一起做,尽量一次手术解决,费用预算3万,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们马上和大同乡联系,电话未能接通,只好给请冯玉兰邻居叫冯玉兰联系我们。
      9月15日早上8点左右,联系到冯玉兰,把现在的情况向她说明了一下,冯玉兰表示自己愿意到北京去给孩子治病,不过自己目前只有8千元钱,费用依然是个大问题。另外就是目前我们手上没有孩子相关病例证明,需要取得相关材料,为后面的治疗工作做准备。
我们也向冯玉兰表明态度,我们是公益组织,资助每个孩子都是按照程序来的,资金来源只有募集和其他慈善机构资助,如果单纯想依靠宝贝回家解决所有资金问题是不可能的,而且筹集到的款项有结余也不会交到他们手中,而是给其他需要帮助的孩子。
      在与冯玉兰通话后,随即联系了大同乡政府,大同乡政府表示他们原来曾和北京军区总医院联系,医院表示费用可以减免一部分,但是孩子的护理费、生活费依然是个大问题,乡政府认为南充的川北医学院也有能力给孩子治疗,费用估算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护理费用又不会太高,考虑能不能在川北医学院治疗,这样政府方面有人处理,如果川北医学院的医生达不到北京的水平,能否请医生到南充为孩子手术。另外就是如果一定要去北京,也是国庆节后才会去,护理费、生活费政府方面是不会承担的,只有靠其他方法解决。

救助更新

01/19/2010:  手和脚的手术都做了

来自titi_ma:

手和脚的手术都做了,现在还等着拆线看恢复的情况。进去的时候松松还是跟以前一样,一言不发,大眼睛看着我。我用四川话逗他,想不到很开心地笑了,赶快拍下来。

12/28/2009:  费用已筹够, 将到北京治疗
OSCCF资助1.5万, 余款由摇篮网的妈妈们筹够, 将到北京治疗.
12/16/2009:  救助总算有眉目了
来自totoma1313:

告诉大家个好消息,松松救助总算有眉目了,今天下午松松妈已经汇款到空总,孩子去北京指日可待!

今天下午,我和刘姐(退休妈妈志愿者,尊敬啊)华西门口找到了乞讨的松松和他妈妈,她妈妈一看就我们来了,就知道我们来做什么。前天我碰见她的时候给她说过拿8000就可以到空总治疗的事情,她打了电话给宝贝回家志愿者核实,也就半信半疑了。期间,她打了电话给她老公,叫拿上钱到成都,已经在等我们上门了,呵呵。给她捎去了爱心妈妈买的孩子新衣和她穿的袜子,她收下,但是不穿。(为了乞讨工作哈)

接着,我们直入正题,说起拿钱救助之事,孩子母亲冯玉兰又开始犹豫,周围围观人群也多了起来。冯玉兰一是怕受骗,二是觉得孩子还可以乞讨挣钱。(她说孩子长大了也可以乞讨养孩子自己)周围的人群也有不相信我们的,一个大哥后来自告奋勇说帮她核实我们的真实性,于是打了N多个电话,最后联系到空总,联系到了天使妈妈办公室,哈哈,均博妈亲自接的电话哈!大哥也信我们了,极力劝冯汇款。冯后来说,去汇款必须带上她唯一在成都相信的华西附近面馆的老板娘,老板娘一直在冯乞讨期间给她们提供吃的。我们又劝说了老板娘和我们同去汇款。天啊,今天遇到好多好心人~觉得这个世界好温暖,干劲十足啊!老板娘和那位大哥都在华西附近,多次看见冯带小孩乞讨,大哥由同情冯,变的觉得冯世骗子,老板娘由救助冯,变的怒其不争!所以,他们体会到我们为什么要冯先汇款后治疗的缘由,其他家长是不需要的,都是积极治疗自己的孩子的。

后来,大哥开车送我们去银行,老板娘用自己的身份证汇款,银行没有收我们手续费,圆满完成这件事情!  谢谢所有好心人!!

回来的路上,我和刘姐又坐上另一出租车聊起了另一个帖子提到的六岁先心无肛门的女童,刘姐自己身体不好,但是表示非常愿意去核实这件事情。出租车司机听见我们谈话,问:你们是志愿者吗?是那个什么爱心妈妈吗?是不是全国各地都有QQ群的那个? 我们很诧异,说:是啊,您怎么知道的呢?司机说:我当然知道啊,呵呵,今天给你们免单了!!送你们!  晕倒~~~好幸福~~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