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ime A Time: Hannan Airlines
Special thanks to Hainan Airlines!

帮助我们的孩子

孩子的故事

 
  • 白俊成
  • 陈碧辉
  • 张朴珍
  • 许欢
  • 任世濠
  • 高枝霖
  • 羽绎翔
  • 童林水
高海钦

性别:
疾病: 脑瘫
出生年月: 2000年11月
来自: 广东省汕头市


9岁男孩发烧没钱看病 用红领巾上吊自杀
12/02/2008
[ 救助更新 ]

一个9岁的男孩因发烧不适,找父母要10元钱去看病抓药,然而家贫缺钱的父母相互推诿,为了谁去借钱发生激烈争吵。次日早上,这个孩子没有去上课,他在房间里用自己的红领巾在床梁上打了一个结,然后把下巴伸了进去……虽然已经获救,但直到昨日下午,这个自缢后昏迷了6天的孩子仍然没有苏醒过来…… 

事件: 孩子发烧父母推诿不愿去借钱 

昨天中午12时30分,在汕头市中心医院住院B楼儿科病房17号床前,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他叫高贵增。高贵增身穿一件较旧的深色麻布衣服,脚踩一双磨损的蓝色人字拖鞋,乱蓬蓬的头发下是一张挤满皱纹的黑瘦脸庞。他表情木讷地站在不大的病房里,看着病床上躺着的9岁儿子小海(化名),孩子鼻孔里塞着氧气管,在病床上已经躺了6天。 

高贵增太穷了,他甚至只能在小海的病床边放两箱袋装方便面当作自己的伙食。而昏迷的小海则一直依靠一罐奶粉维持生命,如果不是住院,小海甚至没有吃过奶粉这种“奢侈品”。小海双唇紧闭,嘴角上有一点唾沫。高贵增看到了,抽出几张纸巾细心地帮孩子擦去。之后,这个男人又用他粗厚的手掌很温柔地为小海整理了一下衣领和盖在身上的被子。 

“就因为当时没有10元钱给小海看病,把孩子弄成这样了。”昨日中午,小海的大伯向记者描述了病床上这个孩子的遭遇。小海的家在汕头市潮阳区和平镇下寨大队。11月24日晚上,9岁的小海告诉父亲自己有点发烧不太舒服,想去看看医生。可高贵增居然掏不出10元钱给儿子。

“高贵增让老婆去借,但他老婆又把借钱的事推回给丈夫,结果夫妻俩就吵起来了”。大伯说,小海当时什么也没说,忍受了一个夜晚。第二天早上是星期二,小海起床后发现病仍然没有好。吃过早饭后,他跟母亲提出要留在家里休息。母亲同意了,小海回到自己的房间。

十几分钟过去了,母亲发觉屋里没有动静,就进去看儿子是不是睡着了。可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小海悬吊在屋里老旧的床梁上的情景。“也不知道吊了多久,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口吐白沫没有知觉了。”小海的小叔告诉记者,小海用的是自己书包里的少先队红领巾。“他把红领巾在梁上打了个结,然后把下巴伸了进去。”小叔向记者比画着当时的动作。

进展: 深度昏迷6日至今未醒 

即使事情已经发生了几天,但直到昨日,记者在小海的脖子上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深深的勒痕。    

汕头市中心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小海被送进医院后,经过医生全力抢救,目前已经停止了抽搐现象,但却陷入深度昏迷状态。“脑损伤比较严重,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即使苏醒过来,也很可能留下后遗症。”小海的主治医生告诉记者。    

小海的小叔告诉记者,哥哥高贵增平日靠在建筑工地扛沙包之类的零工挣钱,嫂子则在渔场替人挑拣鱼赚钱,两人的收入极不稳定,手头非常拮据。    

大伯告诉记者,小海在学校的成绩比较差,性格比较调皮,但挺懂事,和家人的感情也挺好。 

就在昨日中午本报记者赶往采访前,小海就读的下寨小校分校的一位校长前来汕头看望并送来了1000元给这个家庭救急。据亲戚介绍,这几天小海入院花去了近万元,每一次输氧就要花掉700元,这个家借来周转的一点钱很快就用完了。

记者手记

站在小海的病床前,看着这个孩子半睁着的眼睛,记者觉得一阵心酸。虽然那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球在不停地左右移动,可这只是深度昏迷时的一种病态,这个9岁的孩子并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事情。两名护士姑娘配合着,将一针管又一针管的液态药品推注到小海的鼻孔里,没人知道这小海能不能苏醒过来,何时才能醒过来。

http://bbs.yaolan.com/thread_50960386.aspx

http://bbs.yaolan.com/thread_50961741.aspx

救助更新

08/11/2009:  治疗效果非常明显

来自爱心小爸爸:

从12月初发现这个孩子至今,已经过去了八个多月。从2月9日到了北京至今,半年的康复治疗效果非常明显。在此也非常感谢为海钦奔波过的所有人。谢谢海军总医院儿科的所有医护人员。

通过跟医生的沟通,已经确定可以出院。8月12日中午12点5分国航的飞机,直达汕头。明天早晨我会去医院办手续,然后送他们去机场。又一次圆满的救助。

06/19/2009:  海钦的康复还可以

来自爱心小爸爸:

八点来钟就到了儿希,忙完所有的事情出来已经是四点了。绕到去了海总,已经将近五点半。在住院部楼下碰见了高海钦跟他妈妈,他妈妈脾气小了很多,也能听懂一些普通话了。不过每次见面的开头语都是冲着我大吵大叫一顿,我也听不懂,也不知吵吵啥!

在楼道门口碰见了屈主任,简单聊了几句。海钦的康复还可以,也即将打到饱和期。剩下的就需要父母回家以后配合练习了。

05/19/2009:  回北京继续治疗

来自爱心小爸爸:

4月23号接到了海钦跟他大伯,第二天大伯很早就走了!

护工在海总看护了不到十天,海钦说想妈妈,他妈妈也就来了!

海钦现在恢复程度还可以,昨天看了看,已经能够坚持走路,就是还不太稳,其他的也都在继续!

04/16/2009:  海钦回家继续治疗

来自爱心小爸爸:

15号晚上接到海钦叔叔的电话,说让我16号去医院,他们要回家,我都蒙了,也不知道啥情况,16号早晨就赶过去了,海钦叔叔说:已经买了17号的飞机,他们要回家。

16号到医院以后就去奉劝他们,继续给海钦治疗。
海钦现在的情况:
1、吃饭没问题,下午康复室做会诊的时候,当场看过的。
2、走路在没人搀扶的情况下,能走一段,但是不稳定。
3、智力跟语言发育,一直在好转,但是还需要继续训练,这个比较关键。
海钦可以简单的辨别颜色、数数字、还有叫人。

医院说了:海钦绝对有继续恢复的空间,可以做到更好,但是谈了一中午,家长就是不继续治疗了。

第一次的原因:海钦想妈妈了,我说让爸爸回去,妈妈过来,叔叔继续陪着。叔叔说家里要挣钱养家,没时间陪,爸爸说妈妈不会普通话,一个人过来不放心,我说那我们找个护工,你们回家,海钦爸爸就一句话,除了回家,啥都不干,因为语音障碍,还很难沟通。

第二次的原因:下午的时候,医生问他叔叔,他叔叔说因为没有生活费了,两个多月,一家三口花了差不多两万块生活费。然后我说,我们想办法筹款,给你们一定生活补贴,他叔叔说不要,就是要回家。

经过商议:最终决定高海钦回家继续治疗。

03/31/2009:  海钦现在情况超级好!

来自爱心小爸爸:

海钦现在情况超级好!
自己吃饭,站立,坐,可以扶着东西走路了!

03/20/2009:  孩子现在基本上能自主表达了

来自北京俊博妈:

孩子现在基本上能自主表达了!还有个进步是:能在别人的搀扶下走路!屈主任说估计还要一个月左右,海钦能自己走路!

03/02/2009:  小海钦现在能吃固体食物了

来自北京俊博妈:

小海钦现在能吃固体食物了(上次的好消息是能用奶瓶喝奶),不再需要胃管!而且,海钦现在的话很多,是个好兆头

屈主任说她给海钦和康复师们制定了海钦的3个康复目标:1、自己能吃东西 2、自己能走路 3、语言智力水平能达到生活自理

现在第一个目标已经达到了。接下来的路还很长,一起为他们加油!

02/16/2009:  海钦的问题及治疗方案

来自北京俊博妈:

9号下午,和"为了一切孩子"去机场接了海钦,回来忘了更新信息,经海总屈主任和刘医生的现场判断,孩子现在主要在以下3个方面存在问题:
1、智力问题
2、食物吞咽问题
3、大脑控制不住的手舞足蹈的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的治疗方案是:高压氧、间断给神经营养药、智力语言和动作的康复训练。据医生说,孩子受伤后的6个月非常关键,这个时间段最多可以恢复病程的90%,过了这个时间,无论你怎样努力,也只能恢复10%

为海钦加油!

12/09/2008:  进展

来自为了一切孩子:

本报汕头讯 (记者 陈正新摄影报道)已经昏迷了10天的小海,前日正式结束了昏迷状态。昨天,躺在病床上的小海,已经能够睁开明亮的眼睛,看着每一个走近他病床的人,这其中也包括他的父亲高桂增。父子再度对望,可小海并没有意识到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爸爸……

  比较四五天前,小海的病情有所好转,但尚未恢复意识和语言功能。“可以肯定(未来)会留下后遗症,程度还不好说”,小海的主治医生昨日介绍时称。

  父子“聊天”小海露笑容

  昨日上午10时许,本报记者再次来到小海的病床前,看到的是睁着眼睛的小海。他平静地躺在病床上,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靠在病床的陌生人。

  记者在他的床边坐下,小海歪着脑袋,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精神地看过来,一动不动。就在几天前,昏迷之中的小海还只能眯着眼,任眼球无意识地左右转动。

  父亲高桂增这时正在一边忙着收拾刚刚为小海换下的纸尿裤。等他抬起头,看到了小海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又赶紧抓起纸巾去轻轻地擦拭。这时的小海父子俩四目相视,高桂增用手掌抚摸着儿子的头,口中念念叨叨地说着潮阳话。小海只是用乌黑的眼睛看着高桂增,一点表情也没有。

  “昨天晚上,他(小海)还笑了呢,就他们父子俩‘聊天’的时候。”小叔高桂忠说。而病房护士余慕端用手动了动小海的两只脚踝,她告诉记者:“昨天他这里(脚踝)还不能动,现在可以动了……”

  就在记者来到之前没多久,昨日上午,汕头市中心医院的儿科、内科等多个科室的医生来到小海的病房,对小海的病情做了会诊。小海的主治医生翁陈华告诉记者,小海结束了昏迷状态,此前的肺部感染已经被控制,“眼睛可以驻物注视了,手、脚都可以动,也有一些反应。现在医院采取积极的治疗方案,一天进两次高压氧舱。”

  但翁陈华也告诉记者,虽已经结束昏迷状态,但小海的意识和语言功能还没有恢复,“脑受损情况比较严重,将来后遗症肯定会有,程度还不好判断。”而小海结束昏迷状态的消息昨日也传到了北京,“天使妈妈”基金的邱莉莉表示正与儿科专家评估小海的情况。

  医院开设“社会捐助经办窗口”

  小海的故事经本报报道,很多市民和网友要求捐款用于小海的治疗和后期康复。本报记者将意见反馈至汕头市中心医院,医院已经开始有所行动,并采取两个具体的措施来帮助包括小海在内的需要救助的患者。

  汕头市中心医院财务科杨科长告诉记者,目前,汕头市中心医院已经将收费7号窗口专门开辟为接受社会捐助经办窗口,“社会捐赠将专款专用、专门档案核算,医院将遵从捐赠人的意愿”。对于外地有为小海捐款意愿的市民网友,可以通过汇款到医院的专门账户,由医院用于小海的康复治疗。

12/08/2008:  进展

来自为了一切孩子:

好消息,孩子昨晚开始手脚能动了,而且眼睛也能睁开,还不能说话。

正在由专家会诊看说明了什么,下一步如何治疗和护理……

12/05/2008:  进展

来自为了一切孩子:

好消息,刚和孩子的叔叔通过电话。孩子今早开始主动挪动脚,并且眼睛开始转动,虽然还没有清醒但也是一个好的开始了,说明孩子的感知觉和运动功能在恢复!

12/03/2008:  进展

刚从医院回到附近的一家旅馆暂时休息一下,明天早上等航空公司一上班就协调航班的事情,关键是机上担架和氧气的事情,广州日报的记者真的很棒,今天在医院盯了一整天,现在也是刚回去。跟大家汇报一下下午的进展吧!
从中午我们得知孩子无法顺利被送到北京后,就马上联系了海总的栾主任,并与当地的医生反复沟通孩子的病情并希望得到病例,下午2点半,我和栾主任基本确认了,派医护去,现场做转运判断,如能转运由海总的优秀医护一路保驾赴京。争取赶下午5点15分直飞汕头的飞机。

栾主任迅速指派了具备重症救护尤其是在抢救方面经验丰富的刘医生和史护士,她们二位得到指派后迅速行动,搜罗所有急救药品,准备药箱和器械,一路狂奔到机场,我则直奔机场。我们终于在16点30分左右抵达机场,我将车辆临时停放在国内出发10号口,直接飞奔去南方航空的售票处,幸好一切顺利买到了机票,然后医生、护士都顺利到达,在最后十分钟内换上了登机牌。长舒了一口气!
在飞机上我们反复研究病情分析,抵达后直接赶往医院,刘医生第一时间给孩子做了诊断,并在当地医生的配合下研究了近几日所有的病例,孩子目前偶尔有抽搐,血氧浓度90%(正常是95%-100%),轻度肺部感染,在栾主任的指示下,又做了非输氧状态下孩子的血氧浓度是否能够保持的半小时测试。状况极不稳定。是否能否转运还需要栾主任明早最终定夺!

同时航空公司方面表示他们只有一个担架已经定给上海用了,没有多余担架,我们提出孩子体积很小,有3个空座就能平卧,能否这样处理。同时空中用氧,需要向航空公司提出申请,由航空公司准备氧气瓶,而不能随意携带。而且航空公司有一个规定是需要提前三天向他们提出类似申请和要求,但本着特事儿特办的原则,我们明天一早尽量说服他们提供帮助,但结果如何现在很难保证。不过广州日报的记者和汕头机场的领导比较熟,明天早上他会极力周旋。祈祷吧!


非常伤心的通知大家:经过综合分析,孩子无法转运回北京了。主要考虑孩子已经有一型呼衰了,肺部感染,还时有抽搐,飞机上的急救措施非常有限,路上的风险极大,会危机生命或者加重病情。
 
我询问栾主任是否能来汕头做神经干细胞移植手术,不转运孩子了,栾主任说没有先例,他要考虑和请示,我们正在等消息……
 
昨天我曾经有这个念头询问过刘医生,刘医生和史护士说可能性不大,他们平时做移植手术的时候取出细胞后都是一路小跑,路上时间越短,细胞活性越大,这么长的时间再加上颠簸不知道细胞会丧失多少?

12/02/2008:  进展

今天看到这个新闻后我和志新、鹤红、沈力他们交换了一下意见,觉得有此新闻后肯定孩子获得的关注很多,应该不需要我们出手了,但是还是割舍不下有些挂念,就主动联系了一下医院询问孩子的进展,医院方面态度不是特别积极,说孩子肯定是植物人了,我马上又联系了媒体记者,广州日报的陈正新,工作非常负责,说他感觉到孩子并没有得到太积极有效的治疗,为了省钱高压氧舱只用了一次。我又迅速联系了海军总医院的栾左主任,询问了一下这样的孩子的治疗方式,栾主任希望得到孩子的核磁共振资料来判断。

陈记者火速赶到医院,结果得知入院六天孩子竟然没有做过核磁共振,迅速找到院长协调,结果只是做了简单的CT,不过栾主任还是连夜,也就是刚刚看完资料,觉得孩子的希望还是蛮大的,如果这样一直不管,清醒的可能性只有20%不到,但如果高压氧舱和脑干细胞移植等给予积极有效的治疗,清醒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五六十以上,再伴以康复锻炼,三个月效果会非常突出。

但转运可能比较困难,我迅速联系了国际SOS,他们在国内有办事机构能够提供空中救护车服务,从6点多与他们取得联系后,他们上下请示了多次,并联系了记者和当地医生了解了孩子的生命指征情况,我催促了多次,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能否给予协助医疗转运,在费用上给予减免,当然还是希望他们一点钱都不收才好呢,从最后一次沟通应该是9点多到现在并没有得到他们的答复。栾主任给出的治疗预算大约在十万左右。我已经连夜写完了报告,希望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天使妈妈基金帐户上能够申请到部分的救助款。俊博妈妈那里看香港是否对这样的案例感兴趣吧。对于这样需要长期治疗的孩子也只有咱们的摇篮妈妈一起来想办法了!
 


好消息,今天早上医院几个专家做了会诊,孩子清醒并能够达到自理的几率提高到百分之六七十了。太棒了!


最新进展:海军总医院方面已经答应接了。孩子清醒和康复到自理程度的几率在百分制六七十呢。当地的医院还在设置障碍不让他们走。当地的记者正在积极接洽航空公司看能否赶上今天下午4点的飞机。由于当地医院不愿意派医护同行,非常担忧路上的安全。海总可以从北京派医护去,但只有今天下午5点的飞机飞汕头,只能又拖一天来,时间都耽误了,心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