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ime A Time: Hannan Airlines Special thanks to Hannan Airlines!

帮助我们的孩子

特别报道


小毛毛虫变成小蝴蝶

张苡漩 - 手术前 苡漩出生于广东省粤北贫困山区阳山县的一个平凡普通家庭,刚出生时,就像一个小老太婆,黑黑的、皱皱的、丑丑的。苡漩的爸爸妈妈想,孩子长得不漂亮,给她起个好听的名字,喊着喊着,就会越长越漂亮的,于是最终选定了“张苡漩”。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小毛毛虫蜕变成蝴蝶要经历这么多的苦难。

苡漩42天到医院复查时,就发现心脏有问题,但是没有重视。2007年7月14日,苡漩11个月时,突然间喘不上气来,整个人迅速变紫了,不停的打挺(抽搐),医生开了病危通知书。也许是听到了妈妈在旁边的呼唤,也许是还留恋着爸爸、妈妈的怀抱,她挺过来了。之后广东省人民医院将病情诊断为“法络式四联症”,可以手术根治。苡漩十四个月时,家人终于借到了手术所需的五万多元钱,满怀希望地住进了医院。谁知更深入的检查结果如同晴空霹雳:“肺动脉闭锁4型伴室缺”,经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外科专家会诊,结果为“不具备手术条件”。妈妈抱着苡漩伤心欲绝。

张苡漩 - 第一次手术后 08年,苡漩妈妈开始在摇篮网上求助医疗信息,先后带资料到北京华信医院以及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均被告知无法手术治疗,万念俱灰。期间,OSCCF的志愿者们一直在为国内先心病儿童寻找美国的医疗资源,在得知International Children's Heart Foundation (ICHF)2009年9月会派美国的儿童心脏科专家到北京儿童医院做心脏手术,就为苡漩申请手术机会。幸运的苡漩在被所有人判了死刑后,终于拨云见日。9月份,美国专家为她做了第一次姑息术。姑息术后,苡漩的整体情况有所改善。只是哭得厉害和运动量稍大,皮肤还是会紫,医生建议半年后复查看看可否进行根治手术。

转眼半年多过去了,苡漩的第二次手术已经迫在眉睫。可是由于近两年家庭不幸,病人连连,苡漩家负债累累,旧债还没有还上,就更别提再为苡漩第二次手术借钱了。苡漩的未来又再一次笼罩上阴影。在走投无路下,今年4月,苡漩的妈妈再次在摇篮网申请募捐,缺口为手术押金五万元左右。在大家1元、10元、100元、1000元......一点点,一滴滴的爱心积累下,大约4个月后,苡漩的手术押金终于凑齐了,其中OSCCF做为海外的募捐平台,为苡漩筹集了约9370元人民币。9月9日,美国专家在北京主刀为她做了根治术,但是医生说病情很重,不知道能否度过危险期!!9月11日,苡漩二次开胸,医生说胸部有积血,要开胸清除,并探察止血。由于病情危急,要用好药,不停输血,苡漩才能慢慢好转。于是苡漩的帐户再次欠费,随时面临停药危机,苡漩再一次面对生与死的考验。摇篮上更多的爱心人士在关键时刻为孩子送来了救命钱。14日苡漩又进行了第三次开胸的手术。15日苡漩终于撤掉了呼吸机。17日,苡漩妈妈到ICU探望苡漩,苡漩的嘴唇和指甲的颜色是粉红色的!!她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苡漩的嘴唇不再是紫色的了!

张苡漩 - 第二次手术后 2010年10月4日,经历几次生死边缘挣扎的苡漩终于从小毛毛虫蜕变成健康漂亮的小蝴蝶,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到家里。正如爱心网友“大牛小牛他爹”所说的一样,这两三年来,苡漩的故事,就像她这次的手术一样一波三折,不断的失望,不断的希望,也在大家的一次一次祝福及帮助下,最终走到现在这一步。如果不是这么多爱心人士的帮忙,苡漩今生也许真的没有机会了。苡漩也很争气的创造了属于她自己的奇迹。不放弃,就有希望!希望苡漩的故事能够给爱心人士,以及那些病患儿童的家长们一点信心,相信小毛毛虫在经历千难万苦后,总有一天会成为美丽的蝴蝶,拥有他/她崭新的未来。